花2000块买张脸?这届年轻人的容貌焦虑卷到元宇宙里了

2021-12-16 18:14:19

花2000块买张脸?这届年轻人的容貌焦虑卷到元宇宙里了(图1)

2019年6月,美术专业出身的小眠,开始给游戏玩家们构建一张张符合美学标准的电子脸。刚开始,小眠只是在贴吧、网易大神等社区发布自己的捏脸作品,得到不错的反响后,她开始兼职做起了捏脸师。

实际上,从2009年《剑网3》游戏发行之后,捏脸师就已经出现了。不过,到了2021年,“元宇宙”大火,这个被扎克伯格认为是未来互联网终极形态的概念,一时成为被追逐的风口。而捏脸师这个职业,也被赋予了更多重的意义。

只要有社交的地方,就存在对外表的追求。现实的审美焦虑蔓延到虚拟世界,游戏捏脸师就成为元宇宙里的“电子整容医生”。

社交网络里,“兼职游戏捏脸师月入过万”“上海捏脸师月入4.5万”的话题引发热议,小眠也经历过自己捏的一张脸,被两位玩家同时看上想买断,最后卖出了2008元的高价。年轻人好像又多了一个择业好选择。

不过,虚拟世界工作一样会遭遇残酷现实。捏脸需求一般只是在游戏刚出,有热度时才最多,随着游戏热度减退,许多捏脸师们的生意也变得惨淡。行业大概只有5%的人真正能赚钱,而盗版横行,版权保护意识弱,更是让虚拟世界的捏脸师们遭遇现实“捶打”。

1、虚拟世界里也需要整容师

在虚拟世界里,刘亦菲的脸同样被奉为“整容”模版。前阵子随着电视剧《司藤》大火的景甜也颇受欢迎。

花2000块买张脸?这届年轻人的容貌焦虑卷到元宇宙里了(图2)

刘亦菲的脸在虚拟世界也是整容模板

与现实世界一样,网红美女的面孔依旧是主流,也最容易复制。难的是创造带有个人特质的外观。一张脸对应着精细复杂的数值,一点数字的变动,牵扯到各种弧度和线条的差别。一不留神,就意形全散。

即使“整容失败”也不要紧,这张代表着个人身份的脸,可以被不断重塑,直到用户满意为止。

这些为用户提供虚拟形象面孔设计的,被称为“游戏捏脸师”。捏脸师通常擅长美术,能借助设计软件,或者游戏平台,捏出更好看的脸。大到身型、发型、肤色,小到眼神、鼻梁高度、嘴角弧度,都是捏脸师的业务范围。

“游戏里很看重颜值,”捏脸师李梦告诉《豹变》,“没有自己喜欢的脸,玩家就会找专门的捏脸师。”

另一位捏脸师小眠也认为,虚拟世界里同样也有审美焦虑:“这个虚拟形象就等于我自己,现实中的我可以不好看,但我的虚拟形象一定要绝美。”

近期,随着“兼职游戏捏脸师月入过万”“上海捏脸师月入4.5万”等话题发酵,游戏捏脸被认为是一门非常有“钱景”的新兴职业。

不过,在王梦印象中,早在2009年,有捏脸功能的《剑网3》游戏发行之后,就开始出现了一部分不以盈利为目的的“捏脸师”。随着《一梦江湖》《天涯明月刀》《永劫无间》《和平精英》等多款游戏的兴起,捏脸师的业务越来越广,也吸引着更多人进入这个行业。

“元宇宙”概念在2021年大火,捏脸师这个职业也获得更多关注。在一些捏脸师看来,虚拟面孔算是“元宇宙”里最基础的项目,而捏脸师就像是这个世界里的电子整容医生。

生意越来越好,小眠辞掉了原有的工作,当起了全职捏脸师,组建了一个团队,有四五名专职的捏脸师。过去一年,仅仅在淘宝平台上,小眠接到的订单就超过了7000单。

每张脸的出售价格在15元到35元之间,这些脸可以被不同买家反复购买。一些捏脸师的得意之作,能达到七八十,甚至上百。有的客户不喜欢“撞脸”,也会定制专属面孔,这些作品价格更贵,手游一张脸需要100多块钱,端游则在200元到400元之间,有的加急款,甚至高达上千元。

生意好时,小眠自己每个月收入能达到1万元到2万元。普通情况下,也有6千元到8千元的固定收入。

李梦则跟更多人一样,只是把捏脸作为副业。她认为,兼职月入过万元,甚至好几万元的,只能是在游戏刚出,热度最高的时候。捏脸师加班加点“爆肝”,才能达到这样的收入。作为兼职,李梦每半个月才会捏出一张脸,经营的淘宝店铺每个月收入一般在6000元以上。

2、元宇宙里也有“撞脸”焦虑

二次元人物可以跟三维真人形象可以在同一场合出现。在那些精通“捏脸”的人手里,身穿精致古装的侠客,转过身来,可能是特朗普,也有可能是光头强。

捏脸师们接到的订单,有的是要求还原客户心仪对象的脸,也有女性客户会发来自拍,年纪小的男性客户则会要求捏出自己的“二次元老婆”。有人在游戏里成为喜欢的动漫角色,比如日本恐怖漫画的富江,《海贼王》的索隆,或者是自己的偶像明星。

无论是哪个虚拟平台,只要与社交有关,玩家就会重视自己的外表

在游戏里,小眠有时并不认真玩,而是盯着玩家的脸看。在她接触的人中,六成以上玩家都有过付费买脸的经历。

一位武侠游戏玩家告诉《豹变》,这种大型游戏本身就是一个社交场合。一个好看的捏脸首先不仅能给自己带来巨大满足,也可以在旁人面前展示炫耀。带上好看的脸在虚拟街上走,还会被游戏里的其他玩家搭讪。

每捏完一个脸,小眠都能看到自己的人物用各种姿态出现在不同的游戏场景里。拉近了看,甚至能看到人物身上光线的变化。“玩家能产生更强的游戏角色代入感,这就是自己的形象。”

花2000块买张脸?这届年轻人的容貌焦虑卷到元宇宙里了(图3)

小眠的捏脸作品

在虚拟世界里,也存在着审美焦虑。小眠遇到的大部分客户,都很在意自己在游戏里的外观。有人会在一段时间内,对任何脸都不满意,但又说不出想要的类型。小眠只能一个接着一个地捏。一个月能出四五张脸的速度,在业内已经算得上快,但还是会被心急的买家催促。

即使是付费买脸,也会有撞脸的可能。和现实中一样,玩家们也希望自己形象既要好看,也要独一无二。有人为此甘愿花费数倍,甚至十倍的价格买断一张脸。在小眠的客户中,有定制需求的,大概占据十分之一。

有一次,小眠捏出的一张脸被两个买家同时看上,双方都想买断使用权。小眠提出拍卖的建议,价高者得。两人互不相让,这张脸最后被拍到了2008元。这让小眠也感到不可思议,第一次感受到玩家对虚拟形象的重视程度。

这种热情不难理解。游戏角色,就是虚拟世界里自我的另一个分身。虚拟分身,能弥补现实世界里的一些遗憾。有人在现实里,外表不算出众,但在游戏里却能有截然不同的人设。

“这给他们带来的心理慰藉,可能要比现实世界中多很多。”小眠说。因此,每天在线23小时、甚至24小时的玩家也并不少见。

捏脸师小眠同时也是游戏玩家。现实里的她,是可以一个月不出门,不与人交流的宅女,而在游戏里,她建立了一个江湖帮派,变成爱开玩笑的话痨,与游戏里很多“呼风唤雨”的玩家成为朋友。对从小看着古龙、金庸长大的小眠来说,虚拟世界帮助她完成了武侠梦,也承载着重要的社交功能。她告诉《豹变》,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,对她来说一样重要。

这种被虚拟世界培养出来的情怀,则是付费的原动力。

游戏玩家陈静仅在捏脸上的花费,就超过一万元。另一位游戏玩家告诉《豹变》,很多人把角色当成自己,或者是“儿子”“女儿”。越是花钱砸的,情感就会越深。

3、现实考验一点都不会少

一张脸,可能是十几元,少数也会高达数千元。价格并没有具体的制定标准。“这个东西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每个人审美不同,有人觉得这个脸真的特别好看,很戳中他,就会愿意出高价。”小眠告诉《豹变》。李梦也认为,捏脸师输出的其实是自己的审美。

带有创作性质,就意味着无法流水线式批量生产。同样的一张脸,有灵感、手感好的时候,捏脸师们花一个小时可能就能捏完。情况不理想时,需要花几周才能捏出来。

愿意花更高的价钱,为原创脸买单的,大部分是女性玩家。不同游戏的“吸金能力”不同,小眠发现,像《逆水寒》这类主打角色扮演、社交的武侠题材游戏,就集结了许多经济条件不错的女性玩家。这也成为了她主要的客户来源。

捏脸师们虽然碰上了“元宇宙”的新风口,但这个行业本身也存在着诸多问题。游戏热度减退,销量下降,就是许多捏脸师们当前面临的现状。

带有捏脸功能的游戏刚上线,需求量最高。李梦在2021年3月份进入这个行业时,各款游戏已渐渐进入“半死不活的平淡期”。她发现,一位售卖《永劫无间》捏脸作品的同行,7月份还有一千多的月度销量,11月份已经跌到了一百左右。而李梦自己的月销量,也从三四百,变成了一百不到。《豹变》联系了一家曾在媒体上宣传捏脸店铺的商家,也被对方告知:“最近确实一般般”。

小眠入行较早,在游戏和网络社区都有一定的知名度。对于销量下滑的趋势,并没有太多感受。在她看来,能保持热度的捏脸师,一般都要在业内有强大的个人IP和客户基础。小眠坦言,除了盗版商家,业内真正能赚钱的,其实只有5%的人,另外95%都不行。

同时,捏脸行业的版权也难以保障。业内盗版、盗卖现象严重,让很多捏脸师感到头疼。游戏里一张脸对应一串特有的数字,有的盗卖卖家只需要花十几块钱买下一张脸,就能无限复制,用一两块钱的低价出售给别的买家。在一些交易平台上,销量高居榜首,月售动辄几万的,往往都是非原创的盗卖商家。

“他们挣得比我们都多。”小眠有些无奈。

李梦申请过捏脸图片的版权保护,也投诉过盗卖自己作品的商家,但都没有成功。盗卖商家给出理由,捏脸作品是游戏中的角色,不能算是原创,版权应该属于游戏方,捏脸师并没有著作权。

花2000块买张脸?这届年轻人的容貌焦虑卷到元宇宙里了(图4)

李梦与其他商家关于盗版的争议

捏脸师们只能要靠自己的影响力,吸引一批支持自己创作的粉丝。小眠的一位粉丝玩家坚定地支持原创:“现在社会非常缺乏原创的东西,大家的版权意识太薄弱,我们一定要鼓励这种创作的激情。”但这样的支持,脱离了市场规则的保护,只是粉丝式的“为爱发电”。

在小眠看来,游戏方对捏脸师的态度,既不支持,也不抵制。捏脸行业处于一种无人管制的窘境,因此盗版猖獗。李梦遇到过不少男性玩家嘲笑别人:“不会真的有人花那么多钱买原创吧?”这也是李梦不愿意将这份工作作为正职的原因,只要版权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,捏脸师始终就像一个灰色产业。

与虚拟世界的盗版不同。李梦发现,在现实中,真品与仿品始终有外观、使用感的区别。一双球鞋,真假还是有人能分辨得出,“但捏脸的原创和盗版是一模一样的。”在虚拟世界,只要获得数据,就能无限复制出无差别的“分身”。

即使服务于虚拟世界,看似科幻感满满,但一个个真实问题的出现,又将捏脸师们拉回残酷现实中。